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
  • 7362阅读
  • 57回复

[言情]《不虐白不虐,虐虐好过年》作者:匪我思存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静默
 

配偶:
发帖
138
金币
92
威望
111
文采
147
魅力
165
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  发表于: 2012-06-17
— 本帖被 ★memories夏 从 【短篇阅读区】会员发帖区 移动?#22870;?#21306;(2012-07-31) —

  快过年了,医院仍旧是兵荒马乱,走道里的队伍一直排到拐角,大屏幕上的报号却?#22238;?#30340;停顿了。
    有人去询问处问了,回来告诉同伴:“说是周教授有点事,马上就回来。”
九江将孩子换了个手,孩子睡着了,脸红通通的,显?#25442;?#22312;发烧。她摸了摸孩子的额头,?#28120;?#35201;不要换普通专家号,孩子长这么大,除了一两次感冒,几乎从来没有病过。谁知一回来就病?#32654;?#21183;汹汹,在社区医院挂了三天吊针也没有退烧,拍片子显示肺部有阴影,大夫建议她带到大医院来看专家门诊。她心急火燎在网上预约了最好的专家号,第二天大早就带着孩子来了医院,仍旧得排队,等了差不多两个钟头,叫号却停了。
    有穿医生袍的人从她面?#30333;?#36807;,本来已经走过去了,突然又转回来,叫了她一声:“九江!”
    九江抬起头来,那?#24605;?#22905;发怔,干脆把口罩取下来了,笑咪咪的说:“是我啊!张晓蓓!”
    是她的高中同学张晓蓓,她一时真还没有认出来,过了两秒钟才笑起来:“哎,晓蓓,我真没认出来。”
    “嗨!高中毕业以后咱们就没见过了吧??#38381;?#26195;蓓跟当年一样活泼开朗,一笑露出一对酒窝:“哟,这是你儿子?”
    “?#21069; !本?#27743;说:“发烧?#20800;?#25293;片子说肺部有阴影,带他来看病。”
    “周教授的专家号?”
    “?#21069; !?
    “那可得等会儿了。?#38381;?#26195;蓓压?#22303;?#22768;音告诉她:“今天有领导来看望一位住院的老同志,周教授临时到后头汇报病情去了。”
    九江“噢”了一声,有点不知所措。张晓蓓想了想,告诉她说:“要不我带你去后头住院部找方教授,他也是最好的肺部专家之一。”
    九江?#23633;?#19981;尽:“谢谢!真谢谢!”
    “这么见外干嘛!老同学了。”
    张晓蓓带她去住院部,三言?#25509;?#25226;自己现在的情?#25105;?#37117;说了。九江知道了她从医学院一毕业就结了婚,孩子?#23478;?#32463;六岁了。
    张晓蓓说:“比你儿子大,你儿子多大?”
    “三岁。”
    “长得像你。?#38381;?#26195;蓓笑着说:“真可爱。”
    说话间已经到?#35828;?#26799;,两个人搭电梯上去,心肺科在一起,占了差不多两层楼,张晓蓓在护士站跟值班的护?#30475;?#25307;呼,问:“方教授?#20800;俊?
    ?#26696;?#34987;副院长叫走,说是有位领导来了,要听医疗小组汇报。”
    “那咱们等会儿。?#38381;?#26195;蓓让九江在走廊的长椅上坐下,然后还张罗着给她倒了杯茶。九江十分?#23633;ぃ骸?#20170;天幸好遇上了你,不?#24187;煌访荒裕?#36824;不知道要等多久。”
    “其实也等不了多久,你别?#20598;薄!闭?#26195;蓓?#21442;?#22905;:“这种领导来,就像蜻蜓点水,?#25442;?#20799;就该走了。”
    果然?#27492;?#35828;的,没?#25442;?#20799;走廊里传来一阵脚步声,看着一些人走过来。仿佛众星捧月一般,好些穿医生袍的人,另一些人穿着西服,边走边说话,也不知道是哪一位领导。九江低头替儿子整了整衣领,没想到那堆人突然全停下来了。
    她抬起头来,才看到叶慎宽。
    几年不见,他仍旧站在人群中央,身影挺拨,仿佛从来不曾在她眼前离开。
    她怔怔的看着他,大约只?#24187;?#38047;,很快他就反应过来,问身边人:“洗手间在哪边?”
    马上有人指引方向,他再未多看她一眼就转身离去。
    大队人马跟?#21734;?#36208;了,张晓蓓跟她讲笑话:“领?#23478;?#19978;洗手间,都?#20999;?#24072;动众。哎,方教授出来了,走,咱们找他听听孩子的?#25105;簟!?
    听完?#25105;簦?#26041;教授又看了看她带来的片子,说:“查个血吧,保?#25214;?#28857;。应该没什么大问题,普通肺?#20303;?#35201;是愿意住院?#20800;?#23601;住一周,要是不愿意,每天挂两针,我给你开处方。要是血相没问题,你就直接挂针。”
    “就挂针吧。?#26412;?#27743;并不愿意住院。
    方教授接过她手里的病历,十分利落的唰唰唰写了处方。张晓蓓带着九江去划价查血取药,问她:“孩子有?#22870;?#27809;有?”
    “在美国生的,没有国内的?#22870;!!?
    “哟,还是一小美国公民啊。?#38381;?#26195;蓓开玩笑:“孩子爸?#20800;?#22312;美国没回来?”
    九江轻轻?#29677;拧?#20102;一声。
    ?#25353;?#23401;子回来过年的吧?”
    九江又嗯了一声,张晓蓓看她有点心神不宁,只当她是担心孩子的病,说:“大夫不是说没事吗?#31354;?#21487;是国内最好的专家了,你还不放心啊?”
    九江勉强对她笑了笑。正好这时候孩子醒了,秀气的长睫?#35835;?#25238;,慢慢睁开眼睛,小声叫了声:“妈妈。”
    “哟,醒了,眼睛真大,像洋娃娃。?#38381;?#26195;蓓似乎特别?#19981;?#23401;子,喜不自胜:“这么长睫毛,真是一小帅哥。告诉阿姨,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    小帅哥在发烧,精神并不好,可是还是很有礼貌的回答了她:“阿姨,我叫了了。”
    “了了??#38381;?#26195;蓓明?#38498;?#28034;了:“哪个了啊?”
    “了解的了。”小帅哥口齿清楚:“也是了不起的了。”
    “哟!真了不起!这是三岁的孩子吗?天啊太神了,比我儿子机灵多了。?#38381;?#26195;蓓眉开眼笑:“九江你怎么生出来的,太惹人爱了。”
    小帅哥?#20174;切?#24545;忡的在母亲怀中张望四周,明显已经发现这里是医院,于是哑着小嗓子问:“妈妈,要打针?”
    孩子自幼没打过什么针,回国来刚四天,却打了三天的针,九江也觉得于心不忍,哄着他:“现在不打针……”
    小帅哥揪着她的衣领,已经泫然欲泣了:?#25353;?#20250;儿也不打针!”
    ?#25353;?#20250;儿我们?#28909;?#21507;饭,好不好?”
    “不打针!”小帅哥不干了,扁着嘴:“我要Dad!”
    “Dad忙呢。”
    “我要Dad!”小帅哥终于哇一声哭起来:“You call Him!”
    九江尴尬的笑,哄着孩子跟张晓蓓解?#20572;骸?#36825;孩子一?#21046;?#27668;就不讲理。”
    “还小呢。?#38381;?#26195;蓓见孩子哭得满?#21453;?#27735;,于是说:“他要打电话你就让他打一个,哄哄他得了。”
    九江无奈,把?#21482;?#25343;出来,小帅哥顿时不哭了,接过?#21482;?#20280;出胖胖的?#31181;?#35748;真的在屏幕上划来划去。
    “Dad?”电话一接通,他?#32479;?#25277;噎噎的换了中文:“妈妈又要我打针,你快来救我。你不要开会了……快点来!快点来!”
    张晓蓓不由得?#29677;邸?#24471;笑出声,九江将电话拿过去,说:“医生说了是肺炎,要住院呢。我知道……不,你不用过来了。晚上再说,好,再见。”她三言?#25509;?#35762;完挂上电话,然后又哄孩子:“Dad忙,我们现在不要吵他。”
    张晓蓓还要上班,帮他们取完药,就跟九江留了个电话,说:“有事你再找我。”
    “好,?#32676;?#23376;好点,请你吃饭。”
    “OK!”
    九江带着孩子,就在医院附近的快餐店随便吃?#35828;?#19996;西,然后又到门诊去打针。等两袋药水挂完,天差不多也黑了。出医院的时候接到陈卓尔的电话,告诉她说:“我到医?#22909;?#21475;了。”
    “不是?#24515;?#19981;用过来了?”
    “这个点不好打?#25285;?#20877;说儿子都叫得我快心碎了,赶紧的来当二十四孝老爸。”
    果然?#23545;?#30340;一看到他的?#25285;?#20102;了?#31361;?#21628;。九江一打开车门,了了?#35828;?#38472;卓尔怀里就不?#20808;?#25163;,红着眼圈告诉他:?#25353;?#38024;!”
    “哟,你妈又给你打针了?”
    了?#35828;?#22836;,举起手给他看:“两针!好疼!”
    “来,我给吹?#25285;?#21561;吹就不疼了!”他一本正经捧着了?#35828;?#23567;手吹着,终于逗得了了笑起来。
    九江带孩子坐后座,孩子其实一直犯蔫,没?#25442;?#20799;伏在九江怀里又睡着了。
    陈卓尔从后视?#36947;?#30475;了她一眼,问她:“下午出什么事了?”
    九江低声说:“我遇见叶慎宽了。”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要不是六神无主,也不会给我打电?#21834;!?#20182;还在开玩笑:“你怎么到现在还怵他?#20800;?#35201;不干脆把他约出来吃个饭?不过现在?#24605;?#21487;忙了,不见得有时间应酬咱们。”
    九江叹?#19997;?#27668;,望着车窗外,滔滔的车流仿佛一条灯光的河,两侧的高楼大厦,灯火通明,层层叠叠的琼楼玉宇,?#24605;?#22825;上。
    车子几不可觉的微微一震,将叶慎宽从短暂的怔仲间惊醒,李尚下来替他开车门,他下车后默不作声往院子里走,刚走上台阶,跟在他后头的李尚忽然低声问:“要不要打听一下?”
    他狠狠的回?#36820;?#20102;李尚一眼,李?#20852;?#26469;谨慎小心,被他这一瞪,连忙闭上嘴。
    心情?#20302;?#20102;,一腔怒火无处发泄, 一直忍到睡觉时分,才走出来到客厅,李尚还没有走,见他四处翻找,不作声上前来,递给他一包烟。知道什么都不能说,所以又找给他一包火柴。
    “要是没事,我就走了。”李尚说:“您早点睡。”
    他把整包?#22363;?#23436;,才下决心给李尚打电话:“别去打扰她。”
    李尚很恭敬的在电话里答:“是。”
    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,知道这一夜又无法入睡,于是又拿起电话,只说了三个字:“安眠药。”
    有人送来一?#34384;?#30496;药,还有一杯温水,他吃过了药,迷?#38498;?#31946;终于睡过去。睡?#20204;常?#20284;乎做了无数的梦,可是梦到什么,却不知道,好似自己站在雾中,四周都是白茫茫一片。他一惊醒过来,天还没有亮。
    可是再睡不着了,他的睡眠质量极差,身边人都知道,所以一旦他睡着,哪怕是天塌下来也不会来叫他,饶是如此,每天他也不过能靠药物睡四五个钟头,醒来就再无法入睡。他起来洗了个澡,看看时间才凌晨四点,于是披了外衣走到院子里去。
    室外冷得惊人,尤其刚刚从?#20449;?#27668;的地方踏出去,风简直刺骨,他仰头看?#20999;牽?#32454;碎的一点点,微弱的几乎看不见。
    他吹了大半宿的冷风,上午开会的时候就觉得鼻塞?#20998;兀?#21040;下午的时候就有点支持不住,秘书都看出他脸色不对,问他:“还有个电视电话会议,要不要……”
    秘书的话还没说完,他人已经倒了。醒来后人已经在医?#35946;錚?#21608;围围了一圈医生,保健医生也赶过来了,见他醒来,所有人都松?#19997;?#27668;。
    大小检查都做了个遍,查心查肺查血做B超做CT……虽然两个月前他刚刚体检过,这次仍旧没什么大问题,但保健医生却说:“我建议您休假,您目前的身体状况,不适合紧张工作。”
    “我工作不紧张。”他笑着跟医生说:“不信你问他们。”他指的是秘书们,保健医生却没那么好糊弄:?#21543;?#20010;月您吃了三十?#34384;?#30496;药,再这样下去,我要拒绝再给您开药了。”
    “休假也睡不着,还不如工作呢。”
    保健医生从小给他看病,此时认真的打量了他一眼,说:“我想单独跟您谈谈。”
    叶慎宽有点意外,挥了?#37038;幀?#25152;有人都走出去,有人关上了病房的门。
    “我觉得您需要心理医生。”保健医生斟酌着?#24535;洌骸?#36825;种失眠不是一种好的现象,再这样下去,身体会支持不住。”
    “要不找中医看看?调养调养?”
    “您需要的不是中医,?#20999;?#29702;医生。”保健医生坚持:“心理上的问题导致失眠,其它都是治标不治本。”
    “我不看心理医生,所有的问题?#20960;?#24037;作有关,而工作都不能告诉心理医生。?#24065;?#24910;宽很快的决定:“还是请个中医来看看吧,吃中药。”
    “您多久没回家了?”
    叶慎宽怔了一下:“什么?”
    “我建议您回家住一段时间,跟家人在一起,会比较放松。”
    叶慎宽沉吟了?#25442;?#20799;,才说:“好的,我会考虑。”
    保健医生走后,他也从病床上起来,换衣服打算回办公室。李?#24515;?#30528;电话进来:“老太太找您。”
    叶慎宽不由得问:“谁多嘴告诉她的?”
    李尚没作声,但叶慎宽知道不是他,李?#20852;?#26469;不会这样多事。他接过电话:“妈。”
    “听说你晕在办公室了?”
    “没事,刚做过检查,您儿子好着呢。就是血糖有点?#20572;?#21307;生说这年头血糖低太难得了,?#24605;?#37117;是血糖高。”
    老太太却“哼”了一声,说:“保健医生打电?#26696;?#25105;,说他拿你没招了。我说现在儿子大了,我这当娘的,他也不放在眼里,我也拿他没?#23567;!?
    “您别听医生忽悠,他们是怕担责任,所以恨不得我跟小孩子似的,吃什么穿什么干什么,全听他们的。”
    “晚上回家来,妈有?#26696;?#20320;说。”
    “好。”
    ?#28909;?#20170;天出了这样的意外,秘书们也很快调整了工作?#21050;?#25226;一些不是特别急的事全压下去了,让他可以准时下班。
    他有三四个月不曾回家,回家一看里里外外一片簇新,连?#30333;傭几?#21047;过朱漆,不由得诧异。叶老太太看到他的表情,说:“你要再不回来,这家门朝哪边开,估计都忘了。”
    “好端?#35828;模?#24590;?#31383;?#25151;子翻新了?”
    “有白蚁。?#24065;?#32769;太太说:“找了人来?#25105;希?#39034;便就把房子也翻新了一下,也好,快过年了,沾点喜气。”
    坐下来吃饭,叶老太太问:“你最近有没有去看过你儿子?”
    离婚后孩子跟着余缓缓,他摇了摇头。叶老太太又叹?#19997;?#27668;:?#30333;?#23421;哟,我们叶家祖祖辈辈,都没出过这样的事。你说好好一个孩子,怎么会是?#21592;罩ⅰV我?#27809;法治,我一想起来这心里就难受……”
    “妈!”
    “?#24515;?#20877;生一个你也不肯,?#24515;?#20877;找一个媳妇结婚你也不肯,你可是长房长子,这不是存心叫老叶家断了根……”
    “妈,都什么年代了您还说这?#21482;啊!币?#24910;宽扶着筷子:“您存心不让我吃饭是不是?”
    “你吃得进去,我可吃不进去!?#24065;?#32769;太太动了怒:“什么年代?什么年代你也不能让我没孙子!”
    “您不是有孙子吗??#24065;?#24910;宽无动于衷:“?#23545;?#30340;病不是治不好,只是比?#22799;眩?#20877;说现在已经?#34892;?#36215;色了,将来会好的。”
    “会好什?#31383;。?#23558;来最好他也就只有几岁孩子的智商!?#24065;?#32769;太太流着眼泪:“我一想到这些,就不想活了,可我怎么有脸去见你爸……”
    叶慎宽叹?#19997;?#27668;,放下筷子:“妈,您当初在英国留学,学的是生物,有博士学位!您怎么跟封建社会老太太似的?”
    叶老太太收?#25628;?#27882;,冷笑一声:“那你在美国留学,还是长青藤?#20800;?#20320;怎么就不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?”
    “我的生活怎么不正常了?”
    “没老婆没孩子天天不着家这能叫正常吗??#24065;?#32769;太太说:“一把年?#22303;?#36824;跟个孤魂野鬼似的,你就不能再结个婚?”
    叶慎宽沉默了?#25442;?#20799;,问:“您又看中谁了?”
    “我看中没用,要你看中才有用。?#24065;?#32769;太太叹?#19997;?#27668;:“强扭的瓜不甜。你跟缓?#35946;?#23130;的那会儿,我就想明白了,姻缘这回事啊,还真强求不来。”
    叶慎宽舀了一勺汤,慢慢的喝了。叶老太太说:“几年前你把韩家那姑娘送到美国去了,我还以为你是真收了心,指望着你好好过日子。没想到……唉……?#23545;?#20986;了事,你跟缓缓也过不下去了。对了,韩家那姑娘小名叫什么来着?九江,哦对,九江……”
    “妈,她嫁人了。?#24065;?#24910;宽打断她的话:“孩子都挺大的了。”
    一句话让叶老太太又伤心起来:“?#24605;?#30340;孩子都好端?#35828;摹?
    “妈!?#24065;?#24910;宽终于失控了:“我已经很烦了!您不要再这样好不好?当初你们逼我!现在你们还逼我!是不是哪天把我?#25169;?#20102;,你们就安心了?!”他把汤碗摔在?#35828;?#19978;,拂袖而去,一直走进自己房间,狠狠摔上门,后脑勺却使劲磕在门扇上,肉体上的疼痛?#31181;?#19981;了胸中勃发的恨意,他回身又将?#20998;?#37325;的撞在门框上,将手伸进发间,用力抓住发根。撕裂的疼痛渐渐令他冷静下来,他走到桌边拉开抽屉,用发抖的手乱翻一气,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在颤抖,还好还有半包烟。
    他抽了两口烟,把烟拧熄了,终于下了决心,打电?#26696;?#26446;尚:“陈卓尔现在在干什么?”
    李尚被他这样没?#35775;荒?#30340;一问,怔了一下才答:“他的公司?”
    “叫人查他的?#21834;!?#20182;狠狠的说。
    “明白。”李尚小心的答:“我马上处理。”
    挂上电话他整个人还在发抖,他知道他是发?#19997;瘢?#30475;到她抱着孩子坐在医院走廊的时候,他就发?#19997;瘛?#36825;么多年,他很努力的忘记一切,忘记世上还有这样一个人,但她只用了一个?#21152;觶?#23601;将他击得粉身碎骨。他原来以为他很大度,大度到可以容忍她幸福,可是亲眼见到的时候,才原形?#19979;丁?
    凭什么?#31185;?#20160;么只有他一个人在绝望的深渊里,而她若无其事,嫁人生子。
    刻骨的相思终于成了烙印般的仇恨,他?#25346;?#20303;心中毁灭一切的冲动,又给李尚打了个电话:“别?#30431;?#30693;道。”
    李尚在短短几分钟内接到他两个电话,知道他已经心乱如麻,所以愈发小心,说:“是。”
    “限制陈卓尔出?#24120;?#36824;有,把韩九江逼走,逼到美国去,这边再动手。”
    李尚不由得说:“动静这么大,韩小姐会察觉的。”
    “那你就想办法!”他无法控制:“你办不好我交给别人去办!你就不会想办法?”
    没等李尚答话,他把电话摔了。这么多年他很少失?#20800;?#20174;来不曾对同事或者下属这样说话,对李尚更是一句重话都不曾说过,但今天晚上他彻底的控制不住自己,像回到十几岁的时候,十几岁他也是少年老成,可是这一刻气血汹涌,心中只有?#24065;狻?#20182;到浴室洗了个脸,冰冷的水浇在脸上,扶着面盆的?#31181;?#20110;停止了颤抖,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。
    渐渐的冷静下来。
    他走出来,?#21482;?#25684;坏了,于是用座机打给李尚:“我刚才不应该朝你发脾气。”
    “不,不。”李尚连忙说:“是我考虑不周,您放心吧,这事我已经知道该怎?#31383;?#20102;,有个朋友跟陈卓尔很熟,他们也有生意往来,我会想办法从他那边下手。”
    “斩草要除根,不要让人有机会东山再起,卷土重来。”
    “是。”
    挂上电话他也知道自?#22909;婺空?#29406;,做出这样的事情来,九江一定会恨他吧,可是她永远也不会知道他做了什么,就如同,她永远也不会知道,他仍旧爱着她。
    九江带着孩子打了一周的点滴,孩子的病好了,她却倒下了。是感冒,估计是在医?#22909;?#35786;传染上的,虽然不?#29616;兀?#20294;是人蔫蔫的没精神。大年三十的晚上,陈卓尔回?#39029;?#22242;年饭去了,她和孩子在酒店里看电?#21360;?
    了了知道她不舒服,所以乖乖一个人拿着ipad玩。九江迷?#38498;?#31946;睡了一觉,似乎听见了了在打电话,起来之后就问:?#26696;?#21018;谁打电话来?”
    “Dad。”孩子头也没抬:“Are you all right?”
    ?#26696;?#22920;妈说中文。”
    “爸爸问你好些了吗?还说他很惦记我们。”
    “那你怎么回答他?”
    “我说你在睡觉,还说我很想他。他说很抱?#31119;?#19981;能来陪我们。”了了忽闪着大眼睛,问:“妈妈,中国过年也吃饺子吗?”
    九江笑了笑:“本来就只有中国人才过年。来,我们打电话叫送?#20572;?#21507;饺子吧。”
    了了不怎么?#19981;?#21507;饺子,勉强吃?#24605;?#20010;,就?#25200;?#22902;去了。九江倒把半盘饺子吃完,陈卓尔的电话又来了,这次是打到她?#21482;?#19978;:“起来了?”
    ?#29677;牛?#27491;吃饺子。”
    “好点了吗?”
    “好多了。?#26412;?#27743;说:“就是感冒,吃药就好多了。”
    “大过年的,别说那两个字。”
    九江笑了笑,他还有点小迷信。
    “我妈今天又问我,什么时候结婚呢。”他大概喝?#35828;?#37202;,有点醉意上头了:“我说我?#20040;?#30005;话问问,你说,你什么时候肯嫁我?”
    “多少好姑娘等着你呢。?#26412;?#27743;轻轻的说:“别浪费时间在我这儿了。”
    “你不肯嫁我,那我儿子怎?#31383;?#21834;?”他彻底醉了,提高了嗓门:“他能管别人叫爸爸吗?”
    ?#30333;?#23572;……”
    ?#29677;牛俊?
    九江温柔的问:“你喝高了?”
    “没有,我没喝醉。知道么……我给我儿子名字都取好了。咱们开春送他去幼儿园,得有个大名,大名叫?#38706;?#38889;,好听吧?”
    九江知道他是真醉了,于是哄着他:“挺好听的。”
    “了了在做什么?#20800;俊?
    “玩你送的ipad,简直爱不释手,比什么玩具都吸引他。”
    他在电话里呵呵的笑起来:“我说买给他,你还说他太小不会用,咱儿子就是聪明,像你。”
    这时候十二点的钟敲响了,外面鞭炮声响成一片,了了跳起来?#35828;?#20061;江怀里,紧紧抓着她的衣襟,像只小?#23596;?#29066;。九江连忙摸着他的?#24120;骸?#19981;怕不怕,是放鞭不是打?#20303;!?
    了了怕打雷,不知道为什么,遇上打雷天就吓得能闭住气。陈卓尔老开玩笑:“咱儿子上辈子是不是属狐狸的,?#22242;?#25171;雷?”
    九江轻轻拍着他的?#24120;?#23433;抚着他。电话里陈卓尔问:“怎么?了了吓着了?”
    “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放鞭。?#26412;?#27743;说:“真跟打雷似的。”
    了了又打了个哆嗦,钻到九江的胳膊底下去了,把头深深的埋在她怀里。
    鞭炮声越来?#36739;歟对段孀哦?#26421;尖叫起来,?#37038;?#25226;桌子上的饺子盘推在?#35828;?#19978;,饺子滚落一地,醋也全洒在?#35828;?#27631;上。保姆赶过来抱起他,连声的抚慰,但孩子只是尖声大?#23567;?
    几个人忙着过来?#24080;?#22320;上的狼藉一片,孩子还在不停的尖叫,叶慎宽只觉得头?#20174;?#35010;,跟保?#21290;担骸?#25226;孩子带回房间去!”
    护士来帮忙,两个人?#34384;?#23401;子弄走,叶老太太难得没有掉眼泪,反倒叹?#19997;?#27668;,对叶慎宽说:“?#35328;对?#36865;到国外去吧,看看有没有更好的医?#21697;?#26696;。”
    叶慎宽说:“缓缓不同意。”
    “我来跟她说。?#24065;?#32769;太太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十年:“我们对不起余家,妈也对不住你。就当妈求你了,你把了了带回来吧。”
    叶慎宽正挟了个饺子,随口问:“什么了了?”
    “别跟妈装糊涂了,韩九江给你生的那儿子,都三岁了,你还想瞒着家里?#20800;俊?
    饺子掉到了醋碟里,溅?#24605;?#28857;醋落在他?#30452;?#19978;,他一时愣在?#25250;錚?#27985;不觉手中的筷子僵在了半空。
    “妈打听过了,是在美国生的,不要紧,找人给他改回中国籍。”
    “妈,你弄错了。”他终于把筷子放下来,语气平静的可怕:“那是陈卓尔的儿子。”
    “别再想糊弄我了。?#24065;?#32769;太太说:“亲子鉴定我找人做过了,正巧那孩子前几天病了,医院留了有血样。我拿你的头发去做的,做?#21592;?#23454;验的是我的学生,跟我说DNA有99.9%吻合,医学上讲,这就是100%了。”
    叶老太太见他脸色煞白,于是又叹?#19997;?#27668;:“我知道九江不容易,可你不能跟她结婚,她心里也有数。她要多少钱,就给她多少钱好了,只要她肯把孩子交给咱们……”
    一句话没有说完,叶慎宽已经霍地站起来,转身冲了出去。
    ?#21543;?#23485;!慎宽!?#24065;?#32769;太太连声叫不住他,恨得跺脚:“什么脾气!”
    叶慎宽一直冲进车库里,值班的司机看到他吓了一跳。
    “钥匙!”
    司机诧异的将车钥匙拿出来,他一把接过去,打开车门就发动车子。没等车库门全升上去,他已经踩油门冲出去了。
    很多年他没有自己开过车了,四面一片轰轰烈烈的炮竹声,像是声音的海,铺天盖地,席卷而来。从胡同到了主干道,路上空阔的几乎看不?#22870;?#30340;汽车。所有的人都在家过年。路灯像流星一样急速的晃过,他根本就不看路,咬着牙将油门踩到底,车“轰”一声撞在了护栏上,直飞出去,重重的摔在地上,翻滚了半周才落定。
    安全气囊全弹了出来,嘭嘭的响声中,他的头撞在不知道什么?#21442;?#19978;,巨痛袭来,意识清醒前的最后时刻,他欣慰的想,死了就好了。



    初一的时候九江带着孩子去雍和宫烧香,雍和宫人山人海,?#26041;?#21435;难,挤出来也难,等出来一看,?#21482;?#19978;有一堆来电未接,全是陈卓尔。
    她还以为他打电话拜年,于是拨回去,笑着跟他说:“新年好啊!刚刚在雍和宫里面,人太多了,没听见电?#21834;!?
    “叶慎宽出事了。”
    她一怔。
    “瞒得很严,说是病了,但我打听过了,是车祸。”
    “车祸?”
    “他自己开车从家里冲出来,撞到了护栏上。”陈卓尔说:“叶家人乱了阵脚,?#26222;?#26679;子,?#35828;?#19981;轻。”
    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    ?#30333;?#22825;晚上。”
    她久久没有说话,陈卓尔问她:“你在雍和宫门口吗?我来接你?”
    “好。”
    她把电话挂上,蹲下来替了了将帽子整理了一下,摸了摸他的小脸,勉强笑了笑:“了了中午想吃什么?”
    了了黑溜溜的大眼睛盯着她:“妈妈,你为什么在哭?”
    “哦……?#26412;?#27743;揉了揉眼睛:?#26696;?#22312;里面让香熏的。”她叮嘱了了:“过会儿爸爸来,别说这事。”
    了了乖巧的点点头,等了?#25442;?#20799;看到陈卓尔的?#25285;对?#23601;开心的挥着小手,爬上车后告诉陈卓尔:“今天我跟妈妈烧香了。”
    “哟,那了了许了什么愿?”
    了了一本正经的说:“妈妈说,许愿不能说。”
    陈卓尔这才从后视?#36947;?#30475;了一眼九江,问:“你想不想见他?”
    九江摇摇头。陈卓尔将车停到了一间快餐店外,进店后让了了去游戏区玩,然后又买了?#22870;?#21654;?#21462;?
    九江勉强呷了一口咖啡,问:“为什么?”
    陈卓尔知道她?#23454;?#26159;什么,于是告诉她:“说什么的都有,有人说,是跟老太太吵架了。也有人说,是余家做了什么,把他给气急了。还有人说,其实不为私事,是因为工作压力太大,反正出了这种事,当然什么传言?#21152;小?#25668;像头有记录,瞬间时速超过一百二,笔直朝着护栏撞过去的,他是真不想活了。”
    九江茫然的,不知道?#20882;?#30446;光落在哪个地方,快餐店里人很少,店里放着一首很欢快的广告歌,四周的一切都?#20999;?#26080;的,飘渺的,?#30431;?#35273;得,仿佛如梦境般不真实。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喃喃的问:“到底为什么……”
    “那谁知道呢。”陈卓尔轻描淡写的说:“不过你也别太?#20598;?#20102;,那车全防弹玻璃,车身特制钢板,里头还有九个安全气囊,他想死也没那么容?#20303;!?
    九江说:“我是不是不应该回来?”
    陈卓尔说:“这跟你又有什么关?#25285;?#25105;觉得是他家里?#20999;?#20107;,让他烦透了,才会一时想不开。”
    “他家里有什么事?”
    陈卓尔?#20174;淘?#20102;?#25442;?#20799;,说:“我跟你说过,他跟余缓?#35946;?#23130;了。”
    “余家很为难他?”
    “不是,他?#25250;?#23130;的原因我没告诉过你。”陈卓尔很快的说:“因为他和余缓缓的儿子,有?#21592;罩ⅰ!?
    九江怔了好?#25442;?#20799;,才说:“真可怜。”
    “?#21069;。?#20313;缓缓崩溃了,叶慎宽也受不了了,两个人很快就离婚了。”
    “我是说那孩子真可怜。?#26412;?#27743;喃喃的说:“我看过一些资料,说这种病很难治,得父母体贴细心,十几年二十几年的努力……或许会有一点效果……”
    陈卓尔?#27492;?#20046;下了什么决心,说:“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。”
    九江觉得自己脑子越来越不够使了,又呆呆看着他。
    “叶家要知道了了……肯定会想尽办法把了了弄回去。”
    九江惊恐的看着陈卓尔,他说:“我给你订机票,你和了了尽快走,免得夜长梦多。”
    “妈妈!”了了奔过来,扑进她怀里,跟她撒娇:“我也要喝果汁!”
    九江紧紧揽着他,仿佛一撒手,他就会不见似的。

    医?#35946;?#27704;远是这种气?#21486;?#21494;慎宽想起父亲病重的最后时刻,自己一直在医?#35946;?#23432;着,那时候的心情正如?#19997;?#19968;般,倒觉得,撒手一切倒也罢了。他厌倦的想着,所有的医生护士都退了出去,只有?#30631;?#24037;作的一点嗡嗡轻响。叶老太太自出事后连一?#31389;?#27882;都没有掉,只是说:“你哪怕任性,到今天也够了!”
    ?#35828;?#24182;不?#20800;还?#25240;,没内出血,连脑震荡都是轻微的,然后还有?#22797;?#36719;组织挫伤。叶老太太淡淡地道:“你要真想死,我也就当没你这种儿子,反正我有孙子也够了。”
    叶慎宽?#36824;伸?#27668;早已经被那一撞给散尽了,他厌倦的说:“您到底想怎么样?”
    “不是我想怎么样,是你想怎么样。?#24065;?#32769;太太站在窗前:“你都活?#24605;?#21313;岁了,还?#25442;?#26126;白?”
    “好,我跟人结婚,你让我跟谁结婚我就跟谁结婚,然后生一个孩子。你放韩九江和孩子走。”
    叶老太太笑了笑,慢条斯理的问:“现成的孩子,你为什么不愿意带回来?”
    “您是想?#25169;?#25105;吗?”
    “行,只要你再找一媳妇,给妈生一健健康康的孙子,我也不是非要韩九江生的那孩子不可。?#24065;?#32769;太太说:“再说了,我也不?#19981;对?#36319;韩?#39029;?#19978;什么关系。”她对儿子笑了笑,说:“你啊,还真是?#19981;逗?#23478;那?#23601;罰?#23425;可自己再往火坑里跳一回,也不愿意?#30431;?#20260;心。”
    叶慎宽哑着嗓子:“您知道那是火坑,还逼我往里头跳?”
    叶老太太已经走到门边,握着门锁把手回过头来,说:“谁?#24515;?#26159;叶家的长房长子,忍着点吧。”


    陈卓尔临时有事走不开,叫司机送九江母子到机场。机场里的人并不多,过了安检之后人就更少了,春节假期刚到一半,大部分人还没有开始出?#23567;?#33322;站楼商店里的售货员在试玩一种遥控直升机,飞得极为灵巧,前进后退盘旋,动作?#26222;媯?#20102;了目不转睛看了许久,才?#35835;顺?#20061;江的衣角:“妈妈,你看直升机!”
    九江哄他:“飞机上不好带,回美国妈妈给你买,好吗?”
    了了乖乖点?#35828;?#22836;,九江说:“你在这里坐?#25442;?#20799;,妈妈去倒杯?#20154;?#26469;吃药。”
    她的感冒一直没好利索,了?#35828;?#28857;头,九江从背包里拿出水杯,去倒了杯水,晃了晃将冲剂晃匀,喝完了又将杯子涮了涮,打算重新装回背包里,一转身却突然发现孩子不见了。
    手提行李还在原处,孩子却不见了踪影,她心下惶恐,想起陈卓尔的话,几乎要发狂了。四下张望寻找,拼命的告诫自己要沉住气,这里是登机口,进来的人全得安检,十分安全,而且到处都是监?#20800;?#23401;子绝对丢不了。可越是这样想越是惊恐,?#24187;?#32763;包里的?#21482;幻?#23601;提高了声音叫:“了了!了了!”
    她胡乱的翻?#30333;?#36890;讯录,陈卓尔电话是多少?还是立刻报警?报警有用吗?只是两分钟离开了自己的视线,孩子就不见了!
    “了了!”她快要哭了,行李也不管了,朝着有?#35828;?#22320;?#22870;?#21435;,抓着人就问:“有没有见过一个小孩?#30933;?#23401;子,三岁……”
    “妈妈!”
    孩子在远处大叫,朝着她?#26432;?#36807;来。
    “了了!?#26412;?#27743;冲过去,一把将孩子搂进自己怀里,只差没有将孩子嵌进自己的身体里,将他抱得紧紧的:“你跑到哪儿去了,吓死妈妈了!”
    “妈妈你看!”了了兴奋的挣脱了她的胳膊:“直升机!”
    他手里拿着那架轻巧的遥控直升机模?#20572;?#20061;江惊魂甫定,问:“这直升机哪来的?”
    “叔叔买给我的。”
    “叔叔?”
    “?#21069;。?#19968;位不认识的叔叔。他招手叫我过去,问我是不是想要直升机,我说想,他就带我去买了。”
    “不认识你怎么能要别?#35828;?#19996;西!”
    “我说我不要,可叔叔说他认识你,他还知道我的名字,也知道你的名字,他说你叫九江,是江西的那个九江,因为外公在九江视察的时候,你出生了,所?#38405;?#21483;九江。妈妈你也跟我讲过这个故事,所以我知道叔叔是真的认识你。”
    九江怔在了?#25250;鎩?
    “买完飞机叔叔还亲我了。”了了声音忽然?#22303;?#19968;?#20572;骸?#19981;过叔叔亲我的时候,我看到他哭了……他一边流眼泪一边亲我,却叫我快走……”了?#35828;?#22768;音终于?#28120;?#36215;来:“妈妈……你怎么也哭了?”
离线阿西达卡
我爱你,不长,一辈子;不累,一件事……

配偶:
发帖
2744
金币
2960
威望
148
文采
46
魅力
3612
只看该作者 沙发  发表于: 2012-07-17
?#30475;?#30475;匪大的文,都好揪心
爱,就是一个人把另一个?#35828;?#24515;?#21992;?#30340;过程。
离线我叫天真
配偶:
发帖
209
金币
541
威望
82
文采
1
魅力
209
只看该作者 板凳  发表于: 2012-07-31
好纠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离线shaguadan01
配偶:
发帖
175
金币
1350
威望
158
文采
167
魅力
174
只看该作者 地板  发表于: 2012-07-31
看的真伤心。匪大是后妈啊!
离线宅小兔

配偶:
发帖
1815
金币
11915
威望
376
文采
20
魅力
1835
只看该作者 4楼 发表于: 2012-07-31
短篇就这样了。。。?
哎  偶可以求全文??
离线luoluo260
配偶:
发帖
771
金币
825
威望
68
文采
0
魅力
774
只看该作者 5楼 发表于: 2012-08-01
这名字真个?#22253;?
离线3210456
配偶:
发帖
506
金币
150
威望
120
文采
13
魅力
435
只看该作者 6楼 发表于: 2012-08-11
这是短篇么,看完了还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?#20800;?br />
桔子,向您问好?#29627;_^

配偶:
发帖
2961
金币
33
威望
11680
文采
10791
魅力
12311
只看该作者 7楼 发表于: 2012-08-26
怎么记得有前面的。。。不用看也知道结局是b~~~哎

离线冷月星云
配偶:
发帖
2170
金币
2244
威望
361
文采
85
魅力
2184
只看该作者 8楼 发表于: 2012-08-26
意犹未尽...可惜没有长篇..谢谢楼主,很棒!
离线jnn119308696
配偶:
发帖
24
金币
36
威望
50
文采
0
魅力
24
只看该作者 9楼 发表于: 2012-09-02
恩恩  有点没结尾的感觉  
离线幺儿~
配偶:
发帖
67
金币
538
威望
40
文采
0
魅力
68
只看该作者 10楼 发表于: 2012-09-09
?#19981;?#34384;的文
配偶:
发帖
234
金币
340
威望
51
文采
0
魅力
234
只看该作者 11楼 发表于: 2012-09-11
九江是地名啊!!!
离线菠萝蜜蜜
配偶:

发帖
304
金币
1012
威望
29
文采
33
魅力
309
只看该作者 12楼 发表于: 2012-10-07
意犹未尽,还?#26032;穡?
离线amin920113
你快回来,回来晚了你承受不来~
配偶:

发帖
574
金币
539
威望
146
文采
37
魅力
659
只看该作者 13楼 发表于: 2012-10-09
   虐虐好过年
离线wdmttkl
配偶:
发帖
76
金币
3137
威望
144
文采
0
魅力
76
只看该作者 14楼 发表于: 2012-10-09
看完要哭泣的!
离线小熊830314
配偶:
发帖
139
金币
81
威望
0
文采
0
魅力
140
只看该作者 15楼 发表于: 2012-12-03
感觉看过了,呵呵
离线小熊830314
配偶:
发帖
139
金币
81
威望
0
文采
0
魅力
140
只看该作者 16楼 发表于: 2012-12-03
离线小熊830314
配偶:
发帖
139
金币
81
威望
0
文采
0
魅力
140
只看该作者 17楼 发表于: 2012-12-03
    
离线江水为竭

配偶:
发帖
254
金币
22207
威望
33
文采
3
魅力
251
只看该作者 18楼 发表于: 2012-12-10
看完,好纠结啊
离线suixinsuoyu
配偶:
发帖
134
金币
1336
威望
60
文采
78
魅力
125
只看该作者 19楼 发表于: 2013-01-04
文笔是极好的,就是太虐心了。
我只有勇气看了看?#37117;拍?#31354;庭春欲晚》,她写的很好,书中各种规矩与?#20843;錐加行矗?#24863;觉作者很是用心去写,只可惜都是大悲的。许是看过太多的喜剧,乍一看悲剧心中总是?#24515;?#28129;淡的忧伤,只恨那有情人不得终成眷属,恨那命?#35828;?#25240;磨,我觉得要是真心自虐的可以去看看。
看过之后,我想大概好久都不能从中解?#36873;?#25105;就是其中之一呀!所以我还是不要看她的书了,为了自己的身心健?#25285;?#36828;离后妈~~
姑娘,努力吧!不努力的姑娘只有两种结果,穿不完的地摊货和逛不完的菜市场!!
浙江6十1开奖号码查询
体彩e球彩开奖号码 2011年彩票走势图 最准特码资料 双色球和值走势图网易 重庆时时彩两期计划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1 围棋的故事笔趣阁 山西快乐十分派彩电子基础走势图 法甲降级 赌博二八杠打庄心得 广西快乐十分开将网站 另版彩图曾道人玄机图 程远90双色球预测分析 澳洲幸运5计划app 005期红心水论坛